英亚体育

歡迎訪問英亞體育網站

【商洛日報】特別的愛給特別的你

  發表時間: 2021-08-03 10:45:30

       夏天一過,小玉(化名)就該上小學了。同齡孩子都在進行幼小銜接,而小玉的重心依舊是學習說話。
  對有嚴重聽力障礙的女兒,郝玉珍唯一能做的就是陪孩子做康復訓練,讓她吐字更清晰些,以便正常入學。
  “阿姨好!”見到記者,小玉禮貌地打招呼,6歲的她機靈可愛,實在無法與聾啞聯系起來,但耳朵上的助聽器又在提示她的“特別”。
  “孩子說話挺好啊,沒覺得有啥問題。”不明就里的人會生出這樣的疑問,他們卻不知道,為了小玉能學會說話,和正常人一樣表達,郝玉珍付出了多少心血。
  郝玉珍家住洛南農村,本以為會和多數人一樣生兒育女,過平淡的生活,然而,意外卻在渾然不覺中降臨。女兒兩歲多時,還不會說話,而隔壁家同齡的孩子卻早跟著大人學說話了。郝玉珍有些著急,帶孩子去醫院一檢查,診斷為聽力障礙,患病的原因和時間無法查明。“看到那個報告,就跟天塌了一樣。”郝玉珍說,她想不通,怎么看孩子都不像是個聾啞兒呀。然而,記憶卻不由得在腦海翻滾: 每次逗孩子時,她好像都沒啥回應;帶她出去時,也總是睡覺,沒有表現出興奮和好奇……
  痛苦過后,還得接受現實。“當時就想盡一切辦法給孩子治,聽人說如果不移植人工耳蝸,或者不配助聽器,孩子一輩子就毀了。”在配助聽器時,隨著引導的鼓點,小玉轉了一下頭,這是她第一次清楚地聽到聲音,郝玉珍流淚了。
  配了助聽器,還要進行聽力和語言訓練,這樣才能有效聽到和聽懂聲音。2017年過完春節,因丈夫要去外地打工,郝玉珍獨自帶孩子到市區一家康復中心訓練。去了之后,看好多孩子都這樣,而且康復得很好,郝玉珍心里敞亮了。當時,小玉只會叫媽媽,想要啥東西不會說就去搶,康復了一段時間,學會了基本的手勢,行為上也有了一些改變。
  郝玉珍租了一間民房,白天送孩子上學,晚上教孩子聽說練習。單調的生活充滿艱辛。下雪天,她打著傘,抱著孩子去上學,走著走著,傘掉了,人也摔倒了,孩子哭,她也跟著哭;半夜,孩子高燒不退,外面漆黑一片,怎么去醫院?她焦急無助;訓練時,孩子不配合,她莫名地煩躁,甚至心生絕望。
  經過兩年的康復期訓練,小玉有了很大變化,基本和正常小孩一樣,能說會道。這時,小玉也要上幼兒園了,郝玉珍有了新的擔心: 畢竟不是特殊學校,孩子戴著助聽器,心理會不會有影響?于是,她這樣教小玉: “你戴助聽器,就跟其他孩子戴眼鏡是一樣的。如果有小朋友問起,你就說我戴的是助聽器,它們幫我聽話,幫我說話,我不能沒有它,我要保護它。”
  令人欣慰的是,小玉很快融入集體,展現出活潑開朗的一面。“但是,說話還有點不清晰。”郝玉珍又給孩子報了個口才班,她想,勤能補拙,說得多了自然越說越好。才上了幾次課,老師就直夸小玉: “真沒想到,這孩子比正常孩子適應得還快。”這一句話,給了母女倆莫大的信心。
  “六一”前夕,商洛聾啞協會組織了一次誦讀活動,小玉得了三等獎,比賽前,她認真地對郝玉珍說: “媽媽,我相信我能行,我一定聽你的話好好說。”
  “我相信她,她以后肯定會越來越好,我們一家也會越來越好。”郝玉珍說。